梓涵C

暂时断更,非常抱歉(鞠躬)

我们寒假见mua~

【芳菲敛尽·二】

蓝曦臣出关这件事,除了蓝家上下知道外,就没有家族知道了。蓝曦臣也不想声张,第二天一大早,便收拾好行李,在云深不知处的山门,跟众门生们道别。

蓝景仪声音有些哽咽,道:“泽芜君,您真的不等到春天再走吗?那个时候含光君他们也回来了,也好道个别阿。”

相比之下蓝思追倒显得冷静许多,安慰道:“好啦景仪,泽芜君又不是不回来了,别伤心了。”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蓝景仪吸了吸鼻子。

蓝曦臣也笑了一声,“是啊,云游一年,我便回来,到时候还要麻烦你们同忘机和魏公子他们说一声了。”

蓝景仪拍着胸脯表示会告诉他们的。

“思追,我不在的时候,宗务交由你处理,不懂的就问叔父,我相信你可以做好。”被交与这样的重任,蓝思追有些慌张,但看着蓝曦臣眼中满满的欣赏,便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蓝曦臣笑着摸了摸他的头。

有自己这般高了,时间过去的好快。

他又转去同新门生说了几句话。这些人当中,对他这个泽芜君并不了解。见到他如临大敌,一个个正襟危坐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罚了。

可慢慢的,他们发现眼前的泽芜君、蓝氏宗主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吓人,反而全身上下散发着温柔体贴、善解人意的光芒。先前的那些个紧张全抛到了脑后。聊了许久,蓝曦臣看了看天,道:“好了,我要走了,你们也快回去吧,要上早课了。”

他挥了挥手,看着众门生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中,嘴角的笑意慢慢的消失了。

转身离去,背后是白雪满山的云深不知处。

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。江南水乡、北国雪山、世外桃源、大漠孤烟……这些他只在书里看过。

因为家主的身份,他有太多想做但又不可以去做的事;如今有了这个机会,却又觉得一个人去着实有些孤独。不禁羡慕起了忘机,他可以和自己的道侣一同欣赏美景,一起云游四海。

心里的那股惆怅久久散不去,他舒了一口气,继续迈开步子。

他突然很想去一个地方。

于是他坐船到了云梦。

走在街上,深冬行人很少,但吃茶、喝酒的店里人很多。

他来到一家酒馆前。看着旗帜上那四个鲜明的大字,听着里面的喧闹,没进去。

这里,成酒馆了啊。

他心道,转身离开了。

漫无目的地走着,蓝曦臣转悠到了一座庙前。

不知道是供奉哪方神仙的,看这庙门装修也不差。抱着好奇的心思,蓝曦臣打算看一看。

院子里有一棵巨大的树,上面绑着很多红色的丝带和木牌子。

月老庙吗?为什么不挂个牌匾呢?蓝曦臣心想,迎面走过来两个人,准确点说是两个男人,手牵手的从蓝曦臣身边走过。

蓝曦臣呆了片刻后才恍然大悟。

难不成这里供奉的是……兔儿神?也着实是稀奇了。

他找到一个扫地小童,仔细问了问这庙的来历。那小童许是扫累了,放下扫把同他道:“这位公子,我们这里供奉的是兔儿神,跟月老庙差不多,但兔儿神管的是男子与男子之间的感情,含光君和夷陵老祖魏无羡就是很好的例子,诶对了,他们还来过这呢,在那树上绑过木牌子祈愿。”那小童颇有些激动,一时间也忘了扫地,又絮絮叨叨说起来:“不过这庙刚建完的时候,云梦江氏的宗主便风风火火的赶来了,说不能建在云梦,到最后也只是把牌匾撤了,没拆庙……”

蓝曦臣笑了几声,“还挺有趣的。”

那小童看着他,问道:“公子也是来求姻缘的?”

这一问让蓝曦臣愣了一下,他摇了摇头,“不是的。我只是好奇,来看看而已。”

“哦,这样啊。”

与那小童道谢过后,蓝曦臣又在庙里转了一会。

正准备离开之际,被一老翁叫住了,“公子要不要算一签?”他回过头,是一个留着白色胡须的老人,面容和蔼,蓝曦臣思索片刻,道:“好,有劳了。”

那老翁拿起签筒摇了摇,让蓝曦臣抽取一根。

蓝曦臣看着筒内一模一样的签,随便抽了一根,翻过来一看,上面用金色写着四个字“失而复得”

那老翁笑着问道:“公子心中可有所想?所念?”

蓝曦臣垂着眼睑,点了点头。

“那么,公子心中所想,马上就会回到公子身边了,只不过,这过程还有些艰辛。”

蓝曦臣笑了一声,“老伯,我心中所想,怕是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,我的签从没出过错。”

蓝曦臣沉默片刻,“是吗。”

离开兔儿神庙,他心中还想着刚才那个老伯所说的话。

若是真的可以回来便好了。他想着,随后又自嘲般的笑了一声。

他不知道的是,就在今天,封印着金光瑶和聂明玦的棺木被盗了。

两具尸身都不见了。

【芳菲敛尽·一】

今年冬天姑苏下了很大的雪。云深不知处也是一片银白。

蓝景仪抱着一摞书卷,呼出的一口白气瞬间消散在空中,愣愣的看着满山银白,喃喃道:“好久没下这么大的雪了。”

蓝思追也抱着一摞书卷,微笑着新同门生说了几句话,走出兰室听见蓝景仪这句话,也顺着目光看着满山的雪。

见他出来,蓝景仪迈开步子,向藏书阁走去,蓝思追小跑几步追了上去,与他并肩而行。

“对了含光君和魏…魏前辈快回来了吧?”蓝景仪道。

“嗯,明年春天便要回来了,到时候云深也能热闹一些了。”蓝思追轻笑一声,“你是想魏前辈了吧?到时候他回来,说不定能带我们一起去夜猎呢。”

蓝景仪闻言慌慌张张转头道:“谁……谁想他了!我就是问问而已……”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小,蓝思追也只是笑了笑。

走了一会,蓝景仪突然道:“泽芜君闭关三年了吧?”

蓝思追点了点头。

蓝景仪抿着嘴,低声道:“自从敛芳尊走后,泽芜君就一直闭关不出……”突然他想起什么似的,又赶紧住嘴,不说话了。

“敛芳尊”“金光瑶”,这两个词,在云深已成禁语,是不能说的。

二人到了藏书阁,整理好了书卷。正准备离开,却听见什么落地的声音,是从藏书阁深处传来的。

二人当即拔剑出鞘,警惕的朝藏书阁深处走去,可站在那里的人让他们大吃一惊——正是闭关三年的蓝曦臣。

蓝景仪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利索,“泽,泽芜君,您怎么在这?”

蓝曦臣手里拿着一本书,在听到蓝景仪的声音后才回过神来,看着二人。曾经十六七岁的少年,如今眉目间褪去了年少的稚气,更加丰神俊朗了。

蓝思追作了一揖,道:“泽芜君是何时出的关?”

蓝曦臣勉强勾起嘴角,道:“其实我昨天就在这里了。只不过看书看的入神,藏书阁来的人也少,没有人发现而已。”

“那泽芜君您在看什么呀?这么入神。”蓝景仪收剑入鞘,目不转睛的看着蓝曦臣手中书的封皮。

“哦,没什么,一些艰涩难懂的书籍而已。”他不露痕迹的把书往后藏了藏,又道:“这么久不见,你们长大了。对了,叔父现在何处?”

蓝思追回道:“蓝老先生这会在授课呢。”

“好,多谢你了,思追。”

三人一同出了藏书阁,这才发现又下雪了。蓝曦臣身上却还是单衣,蓝景仪想把自己的披风解下给他披上,却被蓝曦臣婉拒了。

“我不冷,你们快回去吧,我也要回寒室了。”他道,走下木质楼梯,雪花落在他身上,很快打湿了他的两肩。

他看着飘落的雪花,有些失神,上次下这么大雪时,他还在,陪自己赏过雪。

眼看蓝曦臣就要成雪人了,蓝思追、蓝景仪赶紧带着他回了寒室。

蓝曦臣鼻尖都冻红了,二人又匆匆忙忙端来炭盆,点上安神的香。

“寒室每天都有人打扫的,没有动别的东西,泽芜君大可放心。”蓝思追道。

“多谢你们了。”

忙活完了,竟是出了一身汗。蓝曦臣颇有些不好意思,摸了摸鼻尖,道谢过后,二人也离开了。

蓝曦臣看着寒室熟悉的布置,朔月被好好的放在架子上,下层是一个长长的木盒子,里面放着另一柄剑。

寒室里静静的,除了炭火燃烧时,发出细小的“噼啪”声之外,听不见别的声音了。

蓝启仁听闻蓝曦臣出关后,急匆匆地来到寒室,拍了拍身上的雪花,扣了扣门。

蓝曦臣打开门,侧身让他进来后,合上了门。

“叔父。”

“蓝启仁择了一个软垫坐下,看着他,叹了口气,“出关了也不说一声,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出来了!”

蓝曦臣低着头,“抱歉,叔父。”

小炉上烧的水开了,咕嘟咕嘟的冒泡,蓝曦臣起身,用布巾包着把手,斟了两杯水。

蓝启仁一捋胡须,道:“忘机和…魏无羡四处云游,这几年大大小小的宗务由我处理,思追也会帮着我分担,如今你出关了,是时候重新挑起重任了,等过几天,我会把……”

“叔父。”

蓝曦臣出声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,也想出去历练一番,像忘机他们那样。”

蓝启仁脸色陡然沉了下来。

“叔父抱歉,我知道我这样很不负责任,但我想出去散散心。宗务的话,叔父大可交给思追,他很聪慧,我相信他的能力。”

蓝启仁沉默着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。“也罢,出去散散心也好,不过你已经到了娶妻的年纪了,再拖下去不好。”

蓝曦臣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顿了片刻,道:“我知道,等我回来后,便听叔父安排吧,有劳叔父费心了。”

蓝启仁点了点头,这个侄子,总算让他省心了一回。又与他说了几句,便离开了。

雪还在落,不曾停过。

蓝曦臣打开木盒,看着那柄剑,轻轻叹息一声,将它拿了出来。

那是柄软剑,拿起来分量比寻常宝剑要轻上许多。

蓝曦臣只是拿着它,又看了看上层的朔月,将两柄剑放在了一起。

至于为什么这样做,蓝曦臣也不清楚。

或许是因为他自己的私心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芳敛重修版(其实是重写),因为写崩了_(:з」∠)_

断更这几天一直在锻炼自己的文笔和叙事(虽然并没有太大进步)

另外说一句,不要白嫖阿!看到我的文章随手点个蓝手,喜欢的话点个小红心如何?

另外寒假之前,随缘更新,不定期。

暂时断更(鞠躬)

寒假恢复更新mua~

一些文删了是因为写崩了,想修改一下

当魔道全员穿越到渣反【二】

主曦瑶,副忘羡、轩离、追凌、双道、眠鸢、冰九、冰秋……

长篇,不虐,都是糖(ヾノ・ω・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二)
金光瑶跟在沈清秋、洛冰河二人身后,看着面前两人的时不时的搂搂抱抱、打情骂俏。他深深怀疑的这世道怎么了,都处都是断袖,还都让他碰见了。

不过,这里似乎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。金光瑶心中暗道。哪里都很奇怪,他脑袋一直嗡嗡响,难受的紧,也不知是怎么了。既然他复活了,其他人是不是也有可能复活?薛洋、苏涉,孟诗……

想起这几个人,他心里有些悲凉,眼睛也发酸,抬头看了看天,才把泪水逼了回去。

沈清秋领他出了竹林,他刚想道谢离去,却见眼前山门上有三个大字“清静峰”。

“道友似乎不是本地人。”

金光瑶点了点头,“实不相瞒,我一醒来便发现自己身处那片竹林,也不知为何……多谢二位相助,在下告辞。”说罢转身欲走,沈清秋赶忙拉住了他。

洛冰河颇为不满,扯了扯他的衣袖。

沈清秋道:“道友来此风尘仆仆,想必也累了,不如到我清静峰休息几日,而且,你心中的那些疑问,我可以解答。”

金光瑶眼瞳微缩,回头打量他一番,又见洛冰河一副要杀他的样子,挣开他的手,道:“那就…麻烦二位了。”

洛冰河在沈清秋耳边问道:“师尊干嘛留他?难不成……”

沈清秋语气温柔道:“怎么可能,我只是……有一些迫不得已的原因……冰河你听我说,这些事你先别插手,等我以后再同你说,好吗?”

洛冰河点了点头,但神情有些沮丧,沈清秋揉了揉他的脑袋。

金光瑶看着二人的举动只觉得分外难熬,看着他俩就想起了蓝曦臣,也不知为何,这一想起,就忘不掉了。一瞬间,脑海里竟然都是蓝曦臣的身影。

一路上有些无聊,金光瑶这才想起还未问他们二人姓名。

“在下名叫沈清秋,这位是我的弟子洛冰河。”

“也是道侣!”洛冰河补充道,搂着沈清秋的手愈发紧了。

“你这位道侣似乎不太喜欢我。”金光瑶道,与他们二人拉开些距离。

沈清秋干笑几声,道:“哈哈,有吗,他从小就这个性子,别在意。”

金光瑶轻笑一声表示理解。

沈清秋命人为金光瑶准备好客房,又让洛冰河去沏一壶茶来,系统也发来一个面板“任务一  完成,剧情进度2% ”

见四周无人,金光瑶才问道:“沈仙师可知我为何在此处?又为何能够重生?这里……又是哪里?”

沈清秋回答道:“这里和你原来所处的世界不是同的,你在原来的那个世界的确是……身死了的,穿越到这个世界便重生了……”

金光瑶点了点头,又道:“不止我一个人穿越了对吧?”

沈清秋道:“是,和你有所关联的,应该都来到了这个世界,只不过我没找到而已。”

金光瑶道:“那……沈仙师你为何知道这些?”

系统此时也冒了出来,提醒道:『宿主大大,你可以说出我的存在,好让他更好理解』

沈清秋愣了片刻组织语言,支支吾吾道:“呃…这个,就是,我的脑海里有一个‘系统’它能够指引我下一步的任务。”

“系统?指引?类似于天道之类的?”

“差不多,你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“如果不完成‘系统’所说的任务,沈仙师便会有麻烦,对吗?”

沈清秋感觉遇到了知音,用力点了点头道:“没错,你不知道这个系统有多烦啊!一直逼我……”

还没等他吐苦水,洛冰河端着茶回来了,沈清秋也只好作罢。

金光瑶知洛冰河不喜自己,也不想多待,说了句身体不适,回到客房休息去了。

洛冰河哼了一声,看起来十分委屈,抱着沈清秋就开始哭。沈清秋只好顺毛,又让他胡乱亲了几口才算作罢。

沈清秋安抚好洛冰河后,刚拿起茶杯准备喝一口茶润润嗓子,却听见系统又是“叮”的一声,任务面板跳了出来——“任务二 支线剧情第二位主角——蓝曦臣出现,地点 金兰城,请找到并带回清静峰。”

下方还有一行小字“须带上金光瑶一起前往,任务剩余时间:三天”

沈清秋敲了敲系统,问道:“这金光瑶与蓝曦臣之间是什么关系?”

『二人是结拜兄弟,亲密无间,不过因为一些事情决裂了』

“哦,这样啊。”沈清秋感觉自己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,又道:“你给我看看小说原著,我先把它补完了,也好认识一下人物。”

『宿主大大您这么重视任务真是让人感动p(´⌒`。q)』

沈清秋熬夜把这本小说看了个七七八八,也知道了其中的一些主要人物和情节。只不过眼底的乌青让洛冰河十分心疼,以为是自己昨晚太闹腾了让师尊没睡好,又抱着他的胳膊哭了起来。沈清秋揉了揉太阳穴,强忍着困意给他顺毛。

吃完早饭后,沈清秋便去客房找了金光瑶。

“金公子住的可还习惯?”

“自然是好的,沈仙师找在下有何事?”

“系统发来任务了,须你和我下山一趟,找个人。”

“找谁?”

“蓝…蓝曦臣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前期只打曦瑶tag,副西皮后期才会出现(´・ω・`)

当魔道全员穿越到渣反【一】

主曦瑶,副忘羡、轩离、追凌、双道、眠鸢、冰九、冰秋……挺多的,不知道我能不能写好_(:з」∠)_

长篇,不虐,都是糖(ヾノ・ω・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一)
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,撒在金光瑶的眼睑上,他睫毛颤了颤,慢慢睁开眼,许久没见过光的瞳仁有些不太适应,缓了好一会,金光瑶看着周围的一切有些愣。

自己应该死了才对,明明尸身都应该被聂明玦撕碎了才对,怎么会出现在这?呆坐在地上也想不出个结果,金光瑶站起身拍了拍衣服,原先的穿着的金星雪浪袍不见了,换成了一件白衫,金光瑶也没时间多想。

周围种着许多竹子,青翠翠一大片,势头也极好,特别精神。

体内的那颗金丹还有着微弱的灵力。现在身处何地还不知晓,先拿根竹子防身好了。金光瑶心道,随手折了一根竹枝拿在手里。

清静峰的竹舍里,沈清秋一大早便被许久没声音的系统吵醒了,声音还挺大,震得他脑子嗡嗡响,一手扶着腰一手按着太阳穴,问道:“系统你又怎么了,消停会不行吗?”

系统毫无感情的机械女声响起,这会声音放小了点,“打扰到宿主休息非常抱歉,不过这次有重大事件。”

听到“重大事件”四个字,沈清秋提了些精神,问道:“什么事件?”

“需要您完成一个支线任务,不可拒绝,否则将被遣送回原来的世界。”

沈清秋抽了抽嘴角,“果然又拿这个要挟我……行吧,什么支线任务?”

“我跟宿主您说过,您现在所处的世界是一本书,对吧?”

“嗯,然后呢。”

“现在,这本书的作者,写的另一本书的主角与配角也来到了这个世界。”

沈清秋正准备拿茶杯的手一顿,“等会,你什么意思?飞机大大还写了别的书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“不不不,这么跟您说吧,飞机大大写的是《狂傲仙魔途》,可这本书其实是一本纯爱小说里虚构的而已,也就是说,飞机大大也是这本纯爱小说里的人物。”

沈清秋抿了一口茶,“哦,这样啊,差不多懂了……等等,你说纯爱……难道是那方面的纯爱?”

“是的。”

沈清秋手里的茶杯差点捏碎。不是吧,又来一对基佬,过分了吧兄弟……不对,我为什么要说又……

“那这个支线任务怎么做?”

“到时候会提醒您的,不必着急。”

“emmm,行吧。”

此时洛冰河端着早饭走了进来,见沈清秋坐在床上发呆,道:“师尊,早饭做好了。”

沈清秋这才回过神来,笑着说道:“哦,好。”

洛冰河看着今日一反常态的沈清秋有些不解,却还是走过去轻车熟路的帮他揉腰。

沈清秋一口粥还没咽下去,系统又突然出声说道:“宿主大大,任务来了。”差点把沈清秋呛死,咳嗽了几声,洛冰河拍了拍他的背,“师尊今日怎么了?这般不小心,喝口茶吧。”

沈清秋喝了一口茶,问道:“什么任务?”

面前跳出熟悉的面板“任务一  找到山下的支线剧情主角——金光瑶,并带回清静峰,此任务十分重要,不可拒绝。”

沈清秋吃了一口饭菜,问道:“有照片吗?这样会容易找一点。”

“嗯,有的。”

系统放出了一张画,画上的人正在闭目养神,额头点着朱砂,一头青丝束在身后。

沈清秋看了看,心道长得还挺好看的,又扒拉几口饭,放下碗筷,等洛冰河收拾好离开竹舍时,沈清秋问道:“还有多少个人要我去找?”

“不多,也就二十来个吧。”

“二十来个你跟我说不多……”沈清秋皱着眉抱怨了几句。

“冰河,你随我下山一趟。”

洛冰河放碗的手一顿,“师尊下山去作甚?”

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嗯,好,我听师尊的。”

沈清秋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,像是在顺毛一般;洛冰河也是心情很不错,乖乖的牵着他的手同他一起下了山。

此时金光瑶在竹林里迷了路,死活找不到出口,自暴自弃似得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。

正欲起身却听见身后的脚步声,回头一看有两人朝他走来,一人身穿青衫,另一人身穿玄衫。

只不过……你们俩能不要一副打情骂俏的模样吗?金光瑶心里暗道,抽抽嘴角。

沈清秋拿扇子敲了敲洛冰河的脑袋,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,便瞬间让他安静下来。

金光瑶见他二人如此亲密,应该是道侣,作了一揖,道:“二位似乎熟知这里的道路,还请二位道友做个引路人,带在下离开竹林,感激不尽。”

阿瑶!!帅炸啊啊啊!我爱他!!